你當前所在位置:主頁>音樂資訊>比賽資訊 > 國際音樂大賽 深圳學子獲佳績



國際音樂大賽 深圳學子獲佳績


未知 | 2015-01-23



摘 要:在李云迪、陳薩、張昊辰等深圳藝校學子在國際古典音樂舞臺大放異彩之后,16歲的深圳少年張煒再一次受到國際矚目。2014年,張煒在第八屆柴可夫斯基國際青少年音樂比賽中獲得了小提琴比賽第四名,這是深圳小提琴近年來在國際賽事中取得的最好成績。 在但昭義、

 在李云迪、陳薩、張昊辰等深圳藝校學子在國際古典音樂舞臺大放異彩之后,16歲的深圳少年張煒再一次受到國際矚目。2014年,張煒在第八屆柴可夫斯基國際青少年音樂比賽中獲得了小提琴比賽第四名,這是深圳小提琴近年來在國際賽事中取得的最好成績。

  在但昭義、李云迪等名師高徒的影響和帶動下,深圳家長培養孩子學習古典音樂的熱情濃厚。然而,買樂器請名師不難,但讓孩子堅持練習,真正體會到音樂魅力卻并非易事。“在學習的道路上,天才畢竟是少數,更多的是后天的努力,是學生的思考和堅持、家長的耐心配合以及老師的因材施教和認真盡責,當然還有學校的科學理念和方法。”深圳藝校管弦系主任雷雩說,在這些因素下,學生才可能真正取得好成績。

  載譽歸來舉辦匯報音樂會

  柴可夫斯基國際青少年音樂比賽又稱“小柴”,是國際四大音樂比賽之一的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的組成部分,為目前世界上最大型的17歲以下青少年專業音樂比賽,包括鋼琴、小提琴、大提琴三個項目。中國選手跟“小柴”緣分頗深,郎朗曾獲得1995年第二屆比賽鋼琴組的冠軍,深圳少年張昊辰曾獲得2002年第四屆比賽的鋼琴組冠軍。

  相對于鋼琴,小提琴因為學習難度更大等原因而普及性略低。張煒所獲得的“小柴”比賽小提琴第四名已是深圳小提琴近年在國際賽事中取得的最好成績。

  本月初,在深圳音樂廳舉辦的公益音樂會“美麗星期天”上,張煒與深圳藝校青春藝術團愛樂管弦樂團一起為市民獻上一場精彩的演出,音樂會上,張煒獻演了參賽曲目《維奧當a小調第五小提琴協奏曲》。

  “藝校有一個原則,只要我們的學生參加比賽,無論國際大賽或者國內的重要賽事,只要進了決賽,無論名次,回來都要為其舉辦一場音樂會。”音樂會指揮、深圳藝校管弦系主任雷雩介紹,當年李云迪在奪得空缺了15年的肖邦國際鋼琴比賽冠軍回深圳時,自己也指揮了他的專場音樂會。

  舉辦音樂會不僅有“慶功”和“匯報”的性質,在雷雩看來,這樣一場音樂會也是給優秀學生制造更多藝術實踐的機會,同時激勵更多的藝校學子。

  “動力來自被認可和成就感”

  今年16歲的張煒生于深圳長于深圳,得益于上世紀90年代“素質教育”的倡導,還在讀幼兒園的張煒就因為“臂展長,手指長”而被老師選中拉小提琴。

  張煒回憶:“那時候并不太懂小提琴,但被老師挑出來學習,我覺得很被認可,學會一點東西很有成就感,又想去學新的東西。”

  看到孩子對小提琴的堅持,媽媽決定為6歲的張煒請專業的小提琴老師。通過朋友介紹,她找到了時任深圳交響樂團小提琴首席的俄羅斯小提琴家格列勃·頓佐夫。格列勃畢業于莫斯科國立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和莫斯科音樂學院,師從前蘇聯最高榮譽人民功勛藝術家、著名小提琴家愛德華·格拉奇。他的妻子瑪麗安娜·特切利安同為小提琴演奏家。

  在瑪麗安娜眼里,張煒是“有天賦”的孩子,正規的啟蒙教學由她進行。“瑪麗安娜是非常有耐心的老師,在上課時,如果聽到學生的琴音不對,她并不會急于糾正或批評學生,而是會先找出問題所在。”張煒的媽媽說,好幾次上課時,她看到瑪麗安娜蹲下來從孩子的視角觀察,看看是小提琴的問題,還是孩子的問題。

  在瑪麗安娜的教導下,張煒有了明顯進步,上課半年后,在一次私人沙龍上,他像模像樣地演奏起了里丁格的B小調協奏曲第一樂章。“表演的感覺很好,我很喜歡、很享受。”張煒說。

  ■聲音

  老 師

  學琴不能急于求成要打好基礎

  即使取得了今天的成績,但耿直的俄羅斯藝術家在談到得意弟子時毫不粉飾。“我并不覺得他是有天賦的孩子。他的可貴之處更多在于堅持、勤奮和謙遜”。

  剛進藝校時,格列勃要求張煒技術練習和拉練習曲,而不是急于去拉完整樂曲,但跟著師姐師兄們一起練琴,張煒常常不自覺的就會拉上一兩段師兄師姐們的曲目,格列勃發現后就會批評他。

  格列勃認為,在學習拉小提琴時,要因材施教,不能急于速成,要一點一點給學生打好基本功。

  俄羅斯古典音樂積淀深厚,對于古典音樂,格列勃有著深刻的認識。在他看來,拉琴技術固然重要,但用小提琴去表達樂曲的情感更為重要。

  為了幫助學生理解音樂,他建議學生在學習樂曲時去閱讀相關書籍,去了解音樂家的生活背景,由此拓寬樂曲的情緒處理。

  格列勃指著手機里很多張煒的照片,照片上的張煒大多表情嚴肅。格列勃說:“中國人太含蓄,他們習慣不去把情感外放出來。張煒也是一樣,他的心里有豐富的情感,但他在演奏時情感表達還不夠。”

  藝 校

  孩子練琴忌諱只看時間和數量

  “在深圳藝校的教學理念里,第一個就是要抓好孩子基本功的訓練學習。提高孩子們在演奏上嚴格嚴謹的技術能力。”雷雩說。

  作為深圳藝校管弦系主任,雷雩認為,要提升學生,就要提升老師。聘請一批優秀老師任教,每年有計劃有步驟地請國際上的大師專家來講學進修,讓老師們積極參加各種學術活動,這些都是有力的措施。

  除此之外,學校最注重為學生提供展示和鍛煉的舞臺。“在藝校數任校長的推動下,藝校成立了學生樂團,讓學生們可以互相配合,也可以有更多機會實踐演出”。

  雷雩介紹,每年學校除了舉辦音樂會之外,利用深圳音樂廳公益項目“美麗星期天”的舞臺,學生們至少有兩次音樂會進行藝術實踐。這給張煒這樣的學生提供了更多鍛煉技術和心理素質的機會。

  進藝校面試時,雷雩對張煒的評價是“拉得不錯,但并不是那種讓人眼前一亮的學生”。對于其今天的成績,雷雩認為,除了學生自己的努力,學校和老師的培養、家長的心態和配合尤其重要。

  在琴童們成長過程中,最忌諱的是“一遍遍過”。雷雩提醒:“每天看著時間或數量讓孩子拉琴,要求孩子必須拉一個小時或拉20遍,但拉得怎么樣卻不管,這樣的方式最耽誤孩子。如果孩子練習時家長不幫助糾正的話,非但不能進步,還可能是把錯誤重復幾百遍。”

  當取得成績之后,雷雩表示,家長和孩子更要切忌浮躁和功利,而是要繼續腳踏實地的堅持學習。

  南方日報記者 蘇妮

  策劃/統籌:劉麗





評價:
表情:
用戶名: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