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所在位置:主頁>音樂資訊>行業資訊 >郎朗愿率中國鋼琴演奏學派嗎?



郎朗愿率中國鋼琴演奏學派嗎?


未知 | 2015-01-19



摘 要:李斯特苦于匈牙利的文化資源饋乏,寫的鋼琴曲和交響樂多依托國外的文化經典。如意大利詩人但

  李斯特苦于匈牙利的文化資源饋乏,寫的鋼琴曲和交響樂多依托國外的文化經典。如意大利詩人但丁《神曲》的意象,就浸透過李斯特音樂的旋律。中國最富有的就是文化資源,馬勒的《大地之歌》用過唐朝的詩,普契尼的《圖蘭朵》用過民歌《茉莉花》,布萊希特的話劇《四川好人》用過咱的故事傳說,迪斯尼的動畫大片《花木蘭》用過咱的長詩,《功夫熊貓》用過咱的國寶大熊貓。

  上篇說到郎朗可以和關峽合作鋼琴協奏曲,那么他們可以先搞中國古典詩人系列,因為中國唐詩是世界詩歌藝術的高峰。如鋼琴交響詩《李商隱》幻想曲。李商隱和李白完全是兩種性格,李白是“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李商隱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李商隱這些詩情是典型傳統的中國知識分子內斂、善感、深邃、矛盾、無力的心靈深層寫照,如用鋼琴和交響樂隊表現出來,堪比拉赫瑪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第三鋼琴協奏曲》,但這解釋權就是郎朗和關峽的,是中國鋼琴家和作曲家的。關峽成功地創作了《第一交響曲》,那里的一些片段用在了電視劇《激情燃燒的歲月》的主題音樂,他還成功地創作了交響幻想曲《霸王別姬》,他一定擅長寫李商隱這種深邃內斂矛盾的旋律,好聽而不膩。

  還可以再搞中國文物古跡系列。如世界第八大奇跡《秦始皇兵馬俑》鋼琴協奏曲,可與郭文景合作。1987年北京音樂廳郭文景首次作品音樂會除了有大氣磅礴的交響合唱《蜀道難》還有鋼琴協奏曲《懸棺》。他還為笛子演奏家戴亞量身定作了笛子協奏曲《愁空山》,“愁空山”這三個字就取自李白的長詩《蜀道難》,這部笛子協奏曲是至今在國內外音樂舞臺上出演率最高的中國笛子協奏曲。兵馬俑的發現與發掘讓世界震驚,在郭文景眼里,一隊隊、一群群靜態的兵馬俑,落在內心會涌動出怎樣奔騰廝殺的旋律與和聲?那一定會超過哈恰圖良的《馬刀舞曲》,關鍵是這作品的解釋權又是中國人的。

  還可以搞中國哲人系列。如《莊子》鋼琴協奏曲,可與趙季平合作。趙季平就為大提琴家馬友友創作過莊子里的《夢之蝶》。以趙季平的舉重若輕、靈動飄逸的曲風,完全可以順任莊子自由無羈的心。剛好趙季平、郎朗都與柏林愛樂合作過森林露天音樂會,如果趙季平與郎朗再能同時與柏林愛樂在森林露天音樂會演奏《莊子》鋼琴協奏曲,在自然的環境演奏自然的音樂,那不正是莊子所追求的天籟?

  還可以搞中國風光系列,如《九寨溝》、《張家界》、《廬山》、《華山》、《黃山》等,可與印青合作。印青作曲的藝術歌曲《蘆花》旋律意境是那么符合蘆花滿天飛的性格。相信印青也能將郎朗連心的十指在鋼琴上蝴蝶般翻飛出七彩觸魂的旋律,這些旋律能明鏡般映射出廬山變幻的風光。再以后,才可玩無標題的中國鋼琴作品,什么N鋼琴奏鳴曲、N鋼琴協奏曲云云。

  如果在十年至三十年中,郎朗能每年推出一部中國作曲家的鋼琴作品,帶動其他中國鋼琴家和世界鋼琴家演奏中國作曲家的鋼琴作品,再在郎朗國際鋼琴大賽上將這些作品定為參賽曲目,順理成章,全球各音樂學院也將這些曲目列為鋼琴專業學生必修曲目,這樣才能逐漸形成中國鋼琴演奏學派。

  中國鋼琴演奏學派形成的條件:1.有國際一流中國鋼琴演奏家。2.有國際一流中國作曲家。3.有國際一流中國鋼琴大賽,大賽必演中國鋼琴作品,就像肖邦國際鋼琴大賽必彈肖邦的作品。4.有國際一流的中國鋼琴教學在應用中國鋼琴演奏學派,能夠培養出國際一流的鋼琴演奏家,不僅是中國學生,還包括世界各國的學生。就像柴科夫斯基音樂學院鋼琴系用俄羅斯鋼琴演奏學派能培養出世界各地的一流鋼琴家一樣。

  諾貝爾有醫學生理學獎、物理學獎、化學獎、經濟學獎、文學獎,沒有音樂獎。郎朗可以設一個“郎朗鋼琴獎”,專門獎給寫鋼琴作品的中國作曲家,每年評一次。獎鋼琴家的鋼琴演奏大獎多了,獎作曲家的很少,郎朗設這么一個獎在中國算是開創。不一定是獎新作品,就像諾貝爾獎,莫言創作《紅高梁》、《豐乳肥臀》等20多年后才獲諾貝爾文學獎,愛德華茲1984年始創試管嬰兒,26年后,2010年才獲諾貝爾醫學生理學獎。中國鋼琴作品在世界舞臺上演過五年十年,再由一個專家評委會評出“郎朗鋼琴創作獎”。三十年后,再由中國作曲家擴大到全世界,成為“郎朗國際鋼琴創作獎”。

  這樣,以創作為龍頭,多管齊下,真正成勢后,中國鋼琴演奏學派就會水到渠成。

  郎朗愿意率中國鋼琴演奏學派嗎?郎朗說:“現在我不需要再向世界證明我是誰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我是誰了。”但是,郎朗現在需要向世界證明“我是誰的”。因為大家未必知道。我是中國的,我彈奏的鋼琴作品呈現著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化,那可是世界文明延續八千年的高峰,就像珠穆郎瑪峰是世界最高峰一樣。郎朗想做全能鋼琴演奏家,想做跨界鋼琴演奏家,一是樂種跨界,如古典到搖滾,二是場地跨界,如由音樂廳到籃球場、足球場、露天廣場等,但這些都沒有創和率中國鋼琴演奏學派有價值。

    試想一下,鋼琴演奏的炫技、聯合國形象大使、政界要員的聚會、世界名牌的代言,這些都讓郎朗的精神沖向一個一個高點,還有什么能刺激郎朗的高點呢?唯有創和率中國鋼琴演奏學派。郎朗說:“你光一個彈鋼琴的人,誰去聽你說話啊?”但郎朗如果擔當了創和率中國鋼琴演奏學派的使命,在鋼琴界,世界就聽你說話。那時才能真正實現郎朗的夢想:“一個偉大的音樂家,就該是一個偉大的精神領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